“零容忍”的严监管信号,持续释放。

  中央金融工作会议强调,要全面加强金融监管,有效防范化解金融风险。切实提高金融监管有效性,依法将所有金融活动全部纳入监管,全面强化机构监管、行为监管、功能监管、穿透式监管、持续监管,消除监管空白和盲区,严格执法、敢于亮剑,严厉打击非法金融活动。

  中国证监会表示,健全资本市场防假打假机制,完善行政、民事、刑事立体追责体系,“零容忍”打击欺诈发行、财务造假、操纵市场等违法行为。

  12月11日,搜特3(原ST搜特或搜于特)在退市4个月后收到监管的“追罚单”,公司及相关人员收到广东证监局下发的《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》,将面临不同额度的处罚。

  搜于特2010年11月登陆深交所,今年7月21日面值退市,深交所同时决定终止可转换公司债券上市交易,搜特转债成为沪深两市首只被强制退市的公司转债。在此之前,中国证监会于7月10日下发《立案告知书》,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,决定对公司立案。

  广东证监局查明,搜于特涉嫌多项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的事实,包括财报存在虚假记载以及未按规定披露关联交易、2021年年报存在重大遗漏等。

  2020年至2021年,搜于特及其子公司介入逸盛大化、鑫东森集团等公司相关精对苯二甲酸(简称PTA)贸易业务,形成采购与销售多层流转的贸易链条,以逸盛大化、鑫东森集团或其关联方作为业务起点,逸盛大化子公司、鑫东森集团关联公司作为业务终点。PTA货物以货权确认单据形式,在介入贸易链的各个主体间流转,采购和销售数量逐笔对应,货物实际控制权未真实发生转移,所开展的PTA购销业务无商业实质。

  通过以上方式,搜于特及其子公司开展无商业实质的PTA贸易业务虚增营业收入、虚减利润。搜于特2020年半年报、2020年年报、2021年年报分别虚增营业收入10.77亿元、18.35亿元、6.16亿元,占当期营业总收入比例为28.15%、21.27%、11.89%,虚减利润212.35万元、903.03万元、620.04万元,占当期利润总额比例为5.13%、0.47%、0.19%。

  此外,广东证监局还查明了搜于特关联交易未披露的情况。

  综合考虑相关情况,广东证监局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、性质、情节及社会危害程度,依据《证券法》相关规定,拟决定对搜于特责令改正,给予警告,并处以300万元的罚款。

  与此同时,广东证监局拟对公司时任董事长马鸿,时任董事、总经理、副总经理伍骏和林朝强,以及财务总监、独立董事、董秘等8名相关人员给予警告,并分别处于100万元或50万元不等的罚款。

  “从严监管、追责到底,退市公司不会‘一退了之’。”广东证监局表示,对存在违法违规行为的退市公司,将主动作为、持续追责。在搜于特锁定面值退市后,广东证监局继续推进对其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行为的调查,向市场传递严监管态度。

  稍早前,今年10月,运盛5(原*ST运盛)也在退市之后收到四川证监局下达的《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》,公司及相关人员领“罚单”;今年9月,彼时已退市半年的R凯乐1(原*ST凯乐(600260))收到上交所的处罚,数十位时任董事、独董等被上交所予以监管警示,其时任董事长等相关责任人予以公开谴责及通报批评。

  退市不能脱责。退市公司此前存在违法违规行为,企业与责任人员的责任仍将被追责或处罚,凸显出监管对违规行为的责任追究不会存在死角,打消存在退市风险的企业铤而走险实施违法违规行为的幻想,在资本市场持续发出震慑效果。